张秃瓢

撞西墙

0617

emmmmmmmm.
我我我我更一点吧。
我我我我国庆只有两天假,所以只有一点点十分对不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深鞠躬。
很少很少也没有具体内容…而且三个人都没有怎么出现…咋办不会写感情戏!他两到现在都没有要谈恋爱的feel!我恨!
chapter.15演练(上)
吴邪接过张起灵递过来的热毛巾,铺在脸上。
“啧啧啧,小三爷威武啊,咱们一哥都乐意伺候你。”胖子在一旁阴阳怪气道。
“别烦。”刚训练完吴邪累的不行,也懒得搭理胖子,倚在椅子上瘫成了一坨。胖子自讨了个没趣儿也就不说了,径自去给他倒了杯水凉着。
张起灵正给他捏脖子,吴邪舒服的一个哆嗦,嘿嘿直笑。
胖子在一旁看的直咂舌。
“小哥,你这从哪染上的恶习,向导不...

0617.后来

月假更新。是后来的番外。因为正文写不出来所以只好这样了。哭唧唧。

chapter.1想到没想到
        黎簇在食堂里吃早饭。
        黎簇从来没想过首都塔这么大本事把人家浙江塔的首席向导给请过来就为了让人家过来吃顿饭。 他今天刚起床就听到了消息说浙江塔塔长来了。这也不是很新奇,平时来首都塔开会的塔长多的很,但是一般都是副塔长做代表。黎簇心里想这浙江塔塔长也太没架子了,什么事都亲力亲为,真是塔长的楷模。不过他转念又开始思考塔最近有没有什么消息...

0617

chapter.14信息共享

        吴邪感觉很奇怪——他知道其他两人的感觉和他也差不多,有些新奇和惊喜,同时还有些蠢蠢欲动的兴奋。三人都清楚这是未结合哨兵和向导之间信息素的互相吸引——以及两个哨兵被迫产生的竞争欲。

        不过不可避免,这都是天性。好在三人级别都很优秀,他们对天性的控制都很得心应手,这种奇怪的感觉只持续了约五分钟便消失了。胖子没忍住,第一个开口道:“咱们一定得这么含情脉脉地对视吗?来点实际性的东西...

0617

chapter.13吴向导是神

        胖子自认为自己的适配度已经挺低,不过在和张起灵相识后,胖子算是真正的认识到了什么叫做人外有人。这家伙也许除了自己老娘之外不会有跟自己适配度超过百分之五十的向导,王哨兵如是想。

        因此,胖子看了看对面如临大敌的吴邪想到,要是这次适配度也很低,虽然一点也不奇怪,但估计那小子会有点伤心。...


0617

chapter.12

        最后这件事还是以两个哨兵受罚结尾,不过吴三省看自己侄子是真生气了,临走的时候把人留了下来。

        “还真生气了?”吴三省等两个哨兵离开后,把玩着桌上的紫砂茶具,给吴邪泡了壶龙井。

        “废话。”吴邪从小不怕他三叔,吴三省跟他比跟他跟他爸都好一点,因此这会儿生了气也就没有好语气。吴邪搬了椅子在他...

0617

chapter.11家属老吴头

        “你们还真是会给我惹麻烦。”吴三省和蔼笑道。

        吴邪专注盯着吴三省那只狗——它一直在自己脚边踱步,于是他也不示弱地把自己的狗放了出来。

        “阿狗,咬他。”他轻声道。

        连他自己也没想...

0617

chapter.11家属老吴头

        “你们还真是会给我惹麻烦。”吴三省和蔼笑道。

        吴邪专注盯着吴三省那只狗——它一直在自己脚边踱步,于是他也不示弱地把自己的狗放了出来。

        “阿狗,咬他。”他轻声道。

        连他自己也没想...

0617

chapter.10家属老吴

        吴邪跟在两个哨兵后头,下午塔的管理层很安静——几乎所有人都在训练和执行任务。然而,吴邪暗叹了口气,他们三个倒霉鬼却因为食堂里的事要来检讨——胖子说可能还要罚款!想到这吴邪忍不住又十分怨念地瞪了一下胖子,正巧胖子回头看见了他怨念的眼神,只好轻声安慰道:“检讨也不错嘛,下午可以不训练了。”

        吴邪一想居然觉得很有道理,不过还好他没有被胖子给轻易地忽悠了,他恶狠狠道:“但是我们家...

0617

chapter.9热情的塔中人民

        吴邪勉强笑了笑,自我催眠着忽视隔壁桌两个哨兵的目光。这让他连胖子的各种“下饭”的笑话都听不下去——妈的这算不算骚扰!张起灵淡淡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吴邪脑子里面正在痛骂那两个哨兵也没注意到。

        “我操!天真你在想什么!”胖子突然发觉身边两个人都没有认真在听他讲笑话,一时悲愤难当,他伸手扯住吴邪的脸,吴邪没来得及躲被他抓了个正好,胖子手劲也大,吴邪一吃痛竟然连眼泪都痛下来了。...

嗯哼.....因为吃了很多不该吃的,所以明天更好了.....其实还是因为懒.....?对不起大家啊!

1 / 2

© 张秃瓢 | Powered by LOFTER